天猫座小姐

一眼万年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都写了什么😂

P:你在微笑,整个仪式都在微笑,我不用看你就知道这个,因为你总是在微笑。好吧,并非总是,当你收起微笑的时候,所有人都能看出你是真的不开心,或愤怒,或悲伤,可是当你微笑的时候,你就真的开心吗?也许那只是一种东方人的礼节,也许那只是一张掩饰你灵魂的假面,你想表现得像熊猫一样可爱而无害,而事实上并非如此,你亲口告诉我你的性格与我相似,我就知道自己在和怎样一个强人打交道了。
可是,当你把勋章挂在我的脖子上,当我们抬起头正对上彼此的眼睛,我看见了你的心,我知道你是真的开心。就像个孩子,真的,就像得到奖赏的那个人其实是你。
这才是我的奖赏,不是这场无聊的仪式,也不是这枚大而笨重的勋章,而是你看向我的那一眼。我们都是政治家,都知道自己和对方是怎样的角色,可是你让我看见了你的心,你的如此单纯的快乐。
于是我也感到由衷的快乐。你也看见了,对吧?
我心情很不错,也许我们可以抓紧时间做点……嗯,可以让我们保持身心愉悦的事。如果我对你说,你会脸红的对吧?不过你会答应的,这次你来做出安排,毕竟得到勋章的那个人是我。(ಡωಡ)
X:你一直绷着脸,虽然我知道这是你的习惯,或者说是你们整个民族的习惯,你们没有喜事就不笑,难道是为了减少脸部肌肉活动从而降低热量散失?不过今天可不是没有喜事,我为你安排了这一场仪式,我把勋章挂上你的脖子,我只希望你能开心,你能感觉到我的心意,和我不能在公众面前说出的一切。
你微笑了,你抬起头看着我,于是我明白你能读懂这一切,所有不曾说出口的话语,所有只能藏在心底的爱意,只在我们两人之间,只用眼神传递。
我知道我的位置,你也知道你的,我们不能在一起,但是我们的国家可以。而且我们做到了,为了友谊,为了爱。你值得这枚勋章,而我,很高兴能把它亲手挂上你的脖子
好的,我知道你不仅仅想要这个。给我一点时间考虑一下,毕竟现在我们不缺时间。拜托,不要着急,不要让我尴尬,虽然你,呃,好像就喜欢这样~( ̄▽ ̄~)~

糖!让糖来得更猛烈些吧!把我齁死吧!
我本来要写论文的,对着手机傻笑了一个半小时一个字都没写!
还想写中俄友好大CP的文!
我控制不住我的洪荒之力了,我要……
洗把脸冷静冷静😏

邪教(并不是)安利

话说咱圈里有没有吃强哥×默大妈的
因为本人是德语专业的所以对这方面比较感兴趣(你够了)
讲真,不算很邪教的一对吧😂

当故事听吧,认真你就输了

忽然想起高中语文老师讲的一个故事
老师喜欢传统文化,对风水八卦什么的也有涉猎。有一次她说她朋友认识一位高人,在刚换届时就给586和强哥测过字
然后说586名字里的“近”里面有个“斤”,意思是斧子,“平”拆开来是十八十,不过数字有什么意思她没说,最后测出来就是这个人上台要整风
然后是强哥,“李”里面有个“子”,“克”拆开来是十口儿,结论就是他上台生育政策会大改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们都知道了。预测都中了
也不知道是吹的还是真事,当故事听就好了
如果真有这位高人,我只想问他,我单身是不是因为爸妈没取好名字😂

【毅强】Gone With The Sin(下)
将ooc玩出新高度,谨慎食用
这不是开往幼儿园的车啊啊啊!

【毅强】Gone With The Sin(上)

入坑以来首次产粮,将ooc玩出新高度
文首引用的歌也是我写作的背景乐,文章借用了这首歌的标题,感兴趣的可以听一下,我个人非常喜欢的歌
下半部分开始飙车,可能要发图片或者网盘
最后,我家不安水表不买快递不要送温暖

I love your skin oh so white
I love your touch cold as ice
and I love every single tear you cry
I love the way you are losing your life
  ——HIM《Gone With The Sin》
“我想要你,然后,我想要一支烟……”
天色已晚,夜幕被寒风撕扯零落。正在翻阅公文的李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他没有抬头,因为他知道进来的人是谁。
“还在工作,这是打算熬夜到几点呢?”
“没办法嘛,国事为重。”
“国事重要,总理的身体就不重要了吗?”
“多谢关心,我的身体我自会注意。”
“真是你的身体吗?”
“不然呢?”
“总理的身体当然是属于国家,属于社稷的。以国事为重,就更需要保重身体了,不是吗?”
“不错,外长的觉悟很高嘛。”
“所以,”一只高脚酒杯落在李面前,杯中液体微微晃动,殷红似血,“还请总理稍事休息。”
王端着另一杯红酒,缓步踱至李身后,面对着宽大的窗户,遥望远处京城的灯火。静默中只听见寒风扑打窗玻璃。
“这酒不错,”在他身后响起那个声音,“还真得多谢外长关心。”
“不用客气。”王的手指捏紧了高脚杯,“酒固然是好酒,与这夜色正相配。”
“外长很有情调啊。”
“哪有,一时由景生情罢了。好酒与夜色都是深沉的,幽暗的,唯有细品才能得其滋味。”
“可惜我不擅品酒。”
“无妨,这酒中的滋味慢慢总是能体会得到的。总理,已经有所感觉了吧?”
片刻的静默。
“你……往酒里放了什么?”
“一点添加剂而已。”王回过身,顺势拉上厚重的窗帘,将夜色与灯火拦阻在外。
李依然端坐在扶手椅中,只是姿态略显僵硬。桌上,各类文件摆放整齐,空了的酒杯附着薄薄的猩红。王走到李身边,把自己那杯酒轻轻放在桌上。
孰料李一伸手揪住了王的领带,把他的脸拉近自己的脸。“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李的眼睛在镜片后闪着异样的光,喷到王脸上的呼吸已有几分急促。
为什么?因为事务的繁忙与会面的减少,因为这些天来李近乎冷淡的谨慎,因为人总要撕下温文的假面,放纵自己痛快淋漓地活一次。位高权重的人犹如站在山巅,心里却想要投入山脚下汹涌的大海。谁不曾暗暗地希冀堕落,谁又不曾幻想与自己的罪孽殉情。
“你疯了……”未等到王的回答,李喃喃道。
“那你呢?”王并不慌乱,语调中倒有戏谑之意,“爱上了一个疯子?”
“够了!”一声中气十足的呵斥,把李大国领袖的身份砸在地上,砰然有声。
随即,李仰起头吻住了王的嘴唇。
王一愣,立即伸出手环住李的腰,把他从椅子上拉起来揽进自己怀里。李张开嘴贪婪地吸嘬着王的双唇,王趁势将舌头伸进李口中大肆搜刮,二人饥渴地吮咂着对方的津液,分开时口中充满了彼此的气息和欲望的滋味。
“是的,我们都疯了……”李抓住王西服的前襟,声音喑哑,“不过,就今天晚上。”